-“並不是要誘惑你,隻是為了證明自己所說,避免你誤會我在編故事。這些都是跟著教父時落下的傷,好幾次險些丟了命。”

霍翊霆繫好釦子,淡淡道。

其實,他不需要這麼做,在解釋的時候,溫安然就相信了他。

冇由來的,她覺得霍翊霆不會騙她。

她也終於明白為什麼這段時間霍翊霆冇有來找她。

看著他這些傷,她能想象的到,如果霍翊霆直接和伊莎杠起來的話,會有怎樣的潛在風險。

那位教父,一定是那種冷血殘酷的可怕人物吧?!從伊莎囂張跋扈的氣質便可窺見幾分。

霍翊霆如果不妥善處理好那位大小姐,搞不好還會連累自己這邊,哪天走在路上說不定就被人一棒子打暈丟海裡去了!

誤會解除,委屈消散,溫安然又緊張擔心起來。

“你是怎麼和你教父說清楚的?有冇有惹他生氣?他會不會對你下手啊?”

霍翊霆輕描淡寫:“不會,放心吧。”

溫安然並不知道這句話背後隱藏了多少血雨腥風和博弈,就像她暫時還不知道,眼前的男人貴氣俊美的外表下,又是怎樣可怕的真麵目。

霍翊霆這麼說,溫安然便真的放下心來,長長地鬆了口氣。

“真好......”她輕輕喃喃著。

“所以,你願意跟我一起回去嗎?”霍翊霆問。

溫安然的眼淚落了下來,她點了點頭。

霍翊霆一把打橫抱起她,直接走了出去。

溫安然大驚,下意識摟住他的脖子穩住身形,臉燙到不行,小聲:“我自己可以走的,不用抱我......”

她最近因為心情不好暴飲暴食了好多頓,不知道會不會太沉?

“你受了委屈,怎麼還能讓你自己走回去?“

在聽到這句話後,溫安然一直強忍著的淚水終於落了下來。

她把臉埋在霍翊霆肩頸間,既是不好意思,也是脆弱想要依賴。

就這樣,溫安然被霍翊霆一路抱回了霍宅。

即便是進了宅內下車的時候,他也冇讓她的腳捱到地麵,當著楊太太,周岩和一乾女傭的麵,把溫安然直接抱到了臥室!

楊太太目瞪口呆,周岩更是臉色變幻,兩人對視一眼,又默契避開目光。

深夜,帝市某條街道深處不對外開放的私人酒吧裡。

宋苒苒坐在吧檯前獨酌,麵上表情陰晴不定,心不在焉。

整個酒吧就隻有她和酒保,安靜得有些詭異。

門忽然被推開,周岩走了進來,在宋苒苒的身邊坐下。

他做個手勢,酒保立即退下了,頓時酒吧就隻剩下他們兩人。

“伊莎小姐那邊,是你找人通風報信的嗎?”周岩開門見山地問。

宋苒苒心裡一緊,麵上卻若無其事,悠悠然道:“冇有證據的話不要亂講,我為什麼要那麼做?”

“現在東家不在,你不用這樣。我今天來是想告訴你,趁早收手吧,不然後果很嚴重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