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葉陽和蘇清歌離開了學校,在豐江區走動了一圈。

夜幕降臨。

傍晚。

豐江區二十八號,街道上,葉陽和蘇清歌的身影在這裡出現。

二十八號普通的民戶門外,此時正有一個十三歲左右的女孩正在等待著。

女孩身上穿著很是普通,並冇有豪門貴族所擁有的雍容華貴,但她清澈的眸子裡,卻閃爍著對未來的渴望,或者說是期待。

櫻紅的夕陽下,一輛自行車穿過豐江區二十八號的小巷,自行車一招靈活的腳刹,在門外停了下來。

“小夕。”少年從自行車上下來,將車倒在了門口,滿臉興奮。

門外的女孩露出了驚喜的笑容,朝少年跑了過去:“哥哥!”

兄妹二人抱在了一起。

不遠處的路燈下,葉陽和蘇清歌看著抱在一起的這對年齡不大的兄妹。

蘇清歌轉過頭:“老公,這個就是陸九塵,那個女孩,是他的二妹,名叫陸夕,她在豐江一中讀初一,我去查了一下,是吳心語送她過去的。”

葉陽皺了皺眉。

這時,門外的陸九塵興奮地鬆開了自己的妹妹,摘掉了背上的書包,興奮道:“小夕,哥哥獎學金髮了兩千多塊錢,帶上萌萌,我帶你們去吃漢堡!”

“哇!”

十三歲的女孩發出了驚呼的聲音,滿臉崇拜的看著自己的哥哥。

陸夕激動的說道:“哥哥你太厲害了,我這就去叫萌萌。”

陸夕回了屋,很快便帶著一個四歲多的女孩走了出來。

這個女孩年齡不大,但看起來卻是極為的乖巧,她很瘦,麵色有些枯黃,但稚嫩的臉蛋上,卻同樣帶著對生活的一絲期待。

陸萌萌,父母意外去世留給陸九塵最小的妹妹,過後兩年,一直照顧他們的爺爺因病去世,陸九塵承擔了照顧妹妹的重任。

好在有吳心語在,豐江一高給了陸九塵很大的幫助。

他的妹妹,才得以有書念,有飯吃。

但對她們來說,一頓漢堡,已經算得上是大餐了。

“萌萌,哥哥今天要帶我們去吃漢堡哦。”陸夕興奮地衝陸萌萌說。

年幼的女孩露出了開心的笑容,但是她的笑容,卻極為的無力。

陸九塵將陸萌萌抱了起來,又一手拉著陸夕,準備去街邊的漢堡店飽餐一頓!

......

“再障!”

看著往巷子裡走去的兄妹三人,葉陽的口中,突然說出了兩個字。

蘇清歌連忙疑惑的看向葉陽:“再障?什麼再障?”

葉陽皺眉道:“再生障礙性貧血,和白血病是一個級彆的病。”

“誰?”蘇清歌一陣驚訝。

“那個四歲的小女孩兒。”

“這......”

蘇清歌瞬間震驚了。

和葉陽相處了這麼長時間,蘇清歌已經不再懷疑葉陽的判斷了。

葉陽能夠通過氣色等判斷出一些疾病的存在,而現在她也的確是看了出來,那個陸萌萌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