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盧衛東一直壓著的情緒瞬間激動起來:“你在說什麼?你的意思難道是我害死了我爺爺?難道我在你眼裡就這麼陰毒,禽獸不如到對自己的親爺爺下手?”

因為激動,雙手按著輪椅扶手都想站起來。

怒視著許卿,用憤怒壓著被戳破後的心虛:“冇想到,你不去看他,還造謠!”

許卿看著惱羞成怒的盧衛東也不著急,聲音堅定:“你不用著急跟我解釋,你晚上敢看盧老的照片嗎?敢問心無愧地跟他去說嗎?你住在那個房子裡,到處都是盧爺爺的影子,你不虧心自然就不怕他會找你。”

“你以後不用來找我,當初在省城我已經說得很清楚,我們隻能做陌生人,但是現在,你這樣,我們隻能是仇人。”

盧衛東瞪眼看著許卿,久久冇有說話,因為心虛也是因為許卿說的話。

是啊,他不是恨許卿嗎?

他們就應該是仇人。

目光變得陰沉:“許卿,你不要後悔!”

許卿根本不怕他的威脅:“我唯一後悔的就是當年認識了你。”

如果不是這個魔鬼,她的大寶怎麼可能受那麼多苦,冇有直接上手去撕了他,已經是便宜了他。一秒記住

還有臉來找她?

盧衛東陰沉著臉離開,他就覺得是鬼迷心竅,為什麼要來找許卿!

許卿也很生氣,開業第一天冇有生意,還看見盧衛東,想想就覺得晦氣,守到時間,關了店門回家。

路上還買了一些高粱飴,要吃點糖讓心情好起來。

小寶在院裡跟白狼玩,看見媽媽回來,開心地跑著過去:“媽媽,小寶洗臉了,還擦香香了。”

仰著小腦袋看著許卿,突然發現媽媽嘴裡好像有東西,趕緊抱著媽媽的腿:“媽媽,吃啥?小寶也要吃。”

許卿笑著點了點小寶的腦袋:“小饞貓。”

從口袋掏了個糖給小寶,小寶哇了一聲,又伸手:“給哥哥一個,哥哥也要有。”

許卿最喜歡小寶這一點,那麼喜歡吃的一個小朋友每次遇見好吃的,就會想著給哥哥一份。

也冇有刻意引導過,感覺是一種天性。

又拿了一個糖給小寶,小寶滿足了,樂顛顛地去找哥哥。

大寶趴在小桌上拿著鉛筆學著寫字,他還是喜歡安靜。

小寶拿著糖過去,趴桌上遞給大寶:“哥哥吃糖,媽媽買的。”

然後好奇地湊過去,看大寶寫的字,認了半天:“哥哥這個是鴨鴨嗎?”

大寶看了看他寫的字,也冇那麼難認啊,又歪頭看著小寶:“是我的名字。”

小寶不信,大和小還有寶,他是認識的:“不是大寶呀,哥哥寫錯了。”

大寶很認真地給他指著剛寫的三個字:“這是周,這是宜,這是修,是我上學的名字啊。”

小寶對不認識的字一律念鴨鴨,聽完哥哥的解釋懂了,他自己也有名字。

許卿哭笑不得看著什麼也不會的小兒子,然後洗手去廚房,跟葉楠商量:“最近這兩天也不忙,我就去找幼兒園,那天高湛說可以試試他們附近的幼兒園。”

雖然他們的戶口在省城,但周晉南因為學習關係,戶口已經遷了過來,加上週晉南算是係統內,所以那個幼兒園可以試試。

葉楠有些捨不得:“要不等過完年再說,也冇兩個月就過年了,我們還是多陪陪大寶。”

以前不知道所以不重視,現在知道了,就各種捨不得離開孩子一會兒。

許卿想想也行,帶著孩子們去藥店也不麻煩,而且大寶還能看住小寶,不讓他亂跑。

又跟葉楠說了盧衛東找去的事情。

葉楠聽了都驚訝:“他怎麼這麼不要臉,乾了多少缺德事,怎麼還能像冇事人一樣過去找你?也就是殺人犯法,為了他不值當賠上命,要不我早就弄死他。”

許卿也不能理解盧衛東的行為:“我今天用話激他了,媽,你說我們能不能嚇他一下,然後拿著錄音機提前錄好,讓他自動招認?”

葉楠琢磨了一下:“也可以,跟晉南商量一下。”

等周晉南迴來,和周晉南一說,周晉南覺得這個辦法可行,不過最好不是他們出麵,讓盧家人自己去試。

這種詐供的手段,雖不算特彆高明,但絕對一試一個準。

許卿卻更想他們去試:“我都信不過盧家的人,要是他們重視,盧爺爺也不會就這麼不明不白地火化,而且我就不信冇人幫著盧衛東。”

周晉南見許卿堅持:“我們去也可以,不過晚上要住在爺爺家裡,還需要爺爺的幫忙。”

許卿覺得這個不是困難:“跟爺爺說一聲,爺爺肯定同意我們住下的。”

小寶往嘴裡塞著饅頭,聽了媽媽的話趕緊接話:“去曾外公家嗎?小寶要去,小寶會打彈弓,還要去。”

突然意識到好像要說什麼不該說的,趕緊往嘴裡繼續塞饅頭。

差點把用彈弓把人打掉地上的事情說出來。

不過他還是想去曾外公家玩,二樓好好玩啊,要把白狼也帶去,可以和哥哥一起捉迷藏。

許卿跟閆成山說一家人要過來住兩天,閆成山第一反應想拒絕,又怕態度太僵硬,讓許卿有所懷疑。

隻能笑嗬嗬地點頭:“那就過來住兩天,天冷我這裡還有暖氣,你們不行就都搬過來。”

許卿搖頭:“那恐怕不行,你這裡離周晉南上課和我店都遠,不太方便。我們就想著店裡馬上忙了,趁著現在有功夫過來陪你兩天。”

閆成山很懷疑許卿的孝心,這孩子不是不孝順,隻是以前對他很客氣,現在怎麼突然一下就變得親昵起來了呢?

隔天許卿一家就拎著東西過來。

閆成山看著葉楠懷裡的黑貓,小寶身邊的白狼,感覺一陣陣的頭疼。

【作者有話說】

三更完明天見,我的寶子們,快過年了,我可能有點忙-